作者:龔雲
  歷史虛無主義是一種借否定人民革命歷史和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而否定黨的領導、馬克思主義指導、社會主義道路和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治思潮。這種思潮否定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所形成的全部歷史認識體系,否定中國人民的進步史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的歷史,從而達到否定四項基本原則的目的,進而實現亂史滅國。最近,北京的一家雜誌發表了尹保雲、馬龍閃等學者的三篇文章,闡述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內涵、來龍去脈和表現。這組文章的核心觀點是,馬克思主義就是歷史虛無主義,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歷史認識體系,是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對馬克思主義史學家認為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人民革命史和毛澤東、斯大林等觀點是歷史虛無主義的問題提出質疑,並提出要保持警惕。筆者就這些問題與尹保雲、馬龍閃及持類似觀點的學者提出商榷。
  一
  1.如何看待中國近代史上的革命。替中國近代統治階級翻案、否定革命才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
  革命是中國近代歷史的基調。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有學者提出“告別革命”論以後,否定中國近代史上的革命、美化中國近代統治階級成為一種時髦。一些學者把近代歷史上人民群眾的鬥爭視為“暴亂”,對敢於反抗的人民英雄、愛國志士一味地苛求,甚至用今天的標準來要求。相反,對待統治階級的著名人物,卻採取“善待先人”的態度,對統治階級的行為給予“同情式理解”,把統治階級對人民的鎮壓視為維護社會秩序之舉。在他們眼裡,太平天國農民起義成為中國近代史上“最大的內亂”,洪秀全創立的“拜上帝教”成為“邪教”,曾國藩成為代表“歷史進步”的人物。有些學者提出要擺脫“革命史觀”:“愚意以為,妨礙我們如實認識百年曆史的,是中國人尚未徹底擺脫革命史觀或黨派史觀。”“革命史觀的核心內容是製造革命對象,神化革命力量,遺忘革命變革的根本目的是建立新的社會制度和新的人際關係,從而為國家、社會和人的發展提供牢固的制度保障。這種思潮在思想文化領域流毒很廣。”
  革命是人為製造出來的嗎?革命僅僅等於暴力嗎?革命的對象是革命者製造出來的嗎?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革命是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矛盾的產物。恩格斯曾經指出:“革命不能故意地、隨心所欲地製造,革命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時候都是完全不以單個政黨和整個階級的意志和領導為轉移的各種情況的必然結果。”列寧針對考茨基指責左派“製造革命”的謬論指出:“革命是不能‘製造出來’的,革命是從客觀上(即不以政黨和階級的意志為轉移)已經成熟了的危機和歷史轉折中發展起來的。”革命不僅僅等於破壞,破壞是為了更好的建設。誠如一位馬克思主義哲學家指出的:“革命應該包括人道主義,但沒有人道主義的革命。革命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有流血,會發生一些所謂違背人道的行為。但我總以為,真正的革命者對待反革命遠比反革命對待革命者要寬容得多。只要稍有歷史知識就會明白這一點,應該具有歷史唯物主義的眼界,不加分析地用‘人道’、‘暴行’作為套語套在革命的頭上,會遮蔽人們對歷史過程的正確認識。”這些持“革命是人為製造出來的”觀點的“學者”,是真的沒有歷史常識嗎?恐怕不是。如果是,那就談不上是一個真正的學者;如果不是,那又是為什麼呢?
  一些學者之所以竭力貶損和否定革命,詆毀和嘲弄中國人民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而進行的反帝反封建鬥爭,其目的就是從歷史根據上詆毀和否定我國社會發展的社會主義取向。新中國的誕生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正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革命的產物,如果人民革命這個前提被否定了,社會主義制度也就失掉了存在的基礎。這些學者否定中國近代史上的革命,對革命者過分苛求,對統治階級一味美化,對統治階級的暴行視而不見。當他們把曾國藩美化為“道德完人”時,卻對曾國藩一天殺死一百多個農民、縱容湘軍焚燒天京避而不提,這是對歷史的客觀評價嗎?這不是歷史虛無主義又是什麼?
  2.如何看待中國共產黨的錯誤。借中國共產黨的錯誤而否定其全部歷史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具有93年曆史的老黨、大黨。由於主客觀的原因,我們黨在歷史上犯了不少錯誤,特別是在個別時期犯過嚴重的錯誤。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中國共產黨對自己包括領袖人物的失誤和錯誤歷來採取鄭重的態度:一是敢於承認,二是正確分析,三是堅決糾正,從而使失誤和錯誤連同黨的成功經驗一起成為寶貴的歷史教材。但是,一些學者不分析黨的歷史的本質與主流,不區分成就與失誤誰占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主導,熱衷於暴露中國共產黨在歷史上犯的一些錯誤,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後,尤其是改革開放前30年的一些錯誤和失誤,以反思的名義暴露這一時期的錯誤和失誤。在這些學者筆下,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簡直就是錯誤的堆積,給人總的印象是中國共產黨什麼好事都沒有做。
  某位學者對改革開放前30年的歷史採取了簡單否定的態度。他認為:“中國進步靠什麼?中國為什麼倒退,走了彎路?二戰後中國走的歪路我認為跟蘇聯關係很大,公有制、計劃經濟、斯大林式專制統治、黨內黨外的鬥爭,把我們害苦了。”改革開放前30年的歷史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艱辛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歷史,把這段歷史情緒化地稱為“歪路”,這是一個嚴肅的學者應有的態度嗎?這不是歷史虛無主義又是什麼?
  還有的學者否定中共從毛澤東時期一直到今天黨的主要領導人都高度肯定的“楓橋經驗”,認為:“‘楓橋經驗’是極左年代產生的一個‘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極左文件,以‘群眾專政’代替司法機關,幾百萬被群眾專政的四類分子的合法權益被剝奪殆盡,其悲慘遭遇令人慘不忍睹,家屬子女受到的歧視難以盡述。”這種說法是歷史的本來面目嗎?顯然誇大了“楓橋經驗”推廣中存在的問題,以偏概全,歪曲了真實的歷史。
  僅僅從暴露錯誤的角度去寫其在革命和建設中的一些失誤,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是很容易的。誠如列寧指出的:“在社會現象方面,沒有哪種方法比胡亂抽出一些個別事實和玩弄實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腳的了。挑選任何例子是毫不費勁的,但這沒有任何意義,或者有純粹消極的意義,因為問題完全在於,每一個別情況都有其具體的歷史環境。如果從事實的整體上、從它們的聯繫中去掌握事實,那麼,事實不僅是‘頑強的東西’,而且是絕對確鑿的證據。如果不是從整體上、不是從聯繫中去掌握事實,如果事實是零碎的和隨意挑出來的,那麼,它們就只能是一種兒戲,或者連兒戲也不如。”
  中國共產黨的失誤並不是不能說,但一定要進行系統、具體、歷史的分析。當事後諸葛亮是容易的,苛求前人也是容易的。歷史地看,中國共產黨與其領導人所犯的錯誤,主要是由於經驗不足和歷史的局限所造成的,而不是黨的領導地位和社會主義制度本身造成的。中國共產黨所經歷的曲折和犯過的錯誤,並不是黨的本質和主流。總的來說,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還是光輝的歷史。作為一個對人民負責的無產階級政黨,中國共產黨從來都是正視自己的錯誤,並且註意從自己所犯的錯誤中學習並汲取教訓的。
  對於中國共產黨在一定時期內犯的錯誤,不能以形而上學的思想方法去認識。離開具體的歷史環境的分析,把我們黨所進行的艱苦探索、把那些先驅者說得一無是處,這種形而上學的思想方法,從根本上說,是反歷史、反科學的。更何況錯誤和挫折並不是純粹消極的東西,其中也可能孕育著成功的因素。中國共產黨所犯的歷史錯誤,也是一筆歷史財富。正如恩格斯說過的:“偉大的階級,正如偉大的民族一樣,無論從哪方面學習都不如從自己所犯錯誤的後果中學習來得快。”從歷史上看,中國共產黨正是通過總結成功的歷史經驗和錯誤的教訓,不斷把黨的事業推向前進的。“所以,我們不應當只是靜止地、孤立地去暴露黨犯過的錯誤,而是應當在正視錯誤的同時闡述黨認識錯誤、總結經驗、糾正錯誤,從而把黨的事業向前推進的過程。因為歷史事實表明,中國共產黨是具有自我凈化和自我發展的能力的。”只有對中國共產黨的錯誤進行歷史的分析,“我們才不至於在糾正錯誤的時候否定應當維護的正確的東西,不至於損害黨的領導地位和社會主義的基本制度,使我們喪失作為前進所必須堅持的陣地;也只有這樣,我們才可能對錯誤本身做出冷靜的恰如其分的分析,從中引出應有的歷史教訓。”這樣才能與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劃清界限,才能不但不損害黨的形象,而且能夠進一步增強人們對於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信心。
  我們研究中國共產黨的錯誤,一定要有正確的出發點,是站在推進黨的事業的角度,還是持否定立場,其結論是大不一樣的,其效果也是大相徑庭的。歷史就是歷史,歷史不能任意選擇,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一個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礎,一個政黨的歷史是一個政黨持續前進的基石。歷史總是向前發展的,我們總結和吸取歷史教訓,目的是以史為鑒、更好地前進。
  少數學者把中國共產黨的錯誤當作中國共產黨歷史的全部,把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說成錯誤的堆積,讓人看後對中國共產黨喪失信心乃至產生惡感。這種混淆主次、顛倒歷史的做法,不是歷史虛無主義又是什麼?
  3.如何看待毛澤東的錯誤,特別是晚年的失誤。
  借毛澤東晚年的錯誤而否定毛澤東的一生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  從一定程度上講,毛澤東就是中國共產黨的象徵。在一些人看來,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就必須先徹底否定毛澤東。因此,一些學者將自己的筆墨聚焦在毛澤東一生的錯誤上,不僅連篇累牘、反反覆復地訴說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的錯誤,而且肆意放大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錯誤,把毛澤東妖魔化。在一些學者看來,毛澤東一生,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後沒有做一件好事,因此,他們要徹底否定毛澤東。
  有的否定毛澤東提出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認為“1949年以後的新民主主義不是民主主義,而是專制主義。1949年以後,新民主主義的邏輯只能是無產階級專政。我們的改革目標是市場經濟、憲政民主”。
  有的否定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和我們黨提出的知識分子政策,認為“從精神上消滅知識分子,這就是所謂‘團結,教育,改造’的知識分子政策的真諦。它與對工商業和工商業者‘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精神,並無二致。知識分子在幾十年間歷經的磨難,正是這一基本政策派生的,並非所謂‘經是好經,讓歪嘴和尚給念歪了’。來自各級幹部對知識分子的歧視、打擊、迫害,其源蓋出於此”。
  有的否定毛澤東領導的社會主義改造,認為“奪取政權以後,毛澤東同志放棄了他正確的新民主主義論。他馬上幻想在中國搞個‘烏托邦’,急急忙忙地要進入社會主義,比斯大林模式還要斯大林模式,所以發生了一系列‘左’的錯誤”。“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只能和毛澤東的社會主義相通,歷史已經證明,他搞的社會主義給中國造成了災難。”
  有的否定毛澤東的個人品質,認為“鄧拓自殺現象淺層的因素很多,其中一個是毛澤東同志性格上的、個性上的、人品上的若干問題。
  有的借為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犯過錯誤的領導人,如陳獨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平反”,批判毛澤東,說是毛澤東製造了這些領導人的“冤案”,要還原歷史的真相,揭露毛澤東的真實面目,把毛澤東描繪成一個權力鬥爭者。
  雖然毛澤東一生犯了一些錯誤,特別是晚年犯了嚴重錯誤,但這與他對中國人民的貢獻相比,功績永遠是第一位的,錯誤是第二位的。而且他的失誤,是在探索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道路過程中的錯誤,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馬克思主義者犯的錯誤。從其犯錯誤的動機來看,目的也是為了中國人民的幸福。而且他的錯誤,更多的屬於歷史的局限。歷史唯物主義認為,任何傑出人物都是時代的產物,不可能超越歷史和時代的限制。因此,我們在評價歷史人物時,必須把他們放在一定歷史條件和時代背景下來評論他們的功過是非。
  在中國這樣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沒有先例,猶如攀登一座人跡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荊斬棘、開闢道路。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毛澤東同志晚年的錯誤有其主觀因素和個人責任,還在於複雜的國內國際的社會歷史原因,應該全面、歷史、辯證地看待和分析。對歷史人物的評價,應該放在其所處時代和社會的歷史條件下去分析,不能離開對歷史條件、歷史過程的全面認識和對歷史規律的科學把握,不能忽略歷史必然性和歷史偶然性的關係。不能把歷史順境中的成功簡單歸功於個人,也不能把歷史逆境中的挫折簡單歸咎於個人。不能用今天的時代條件、發展水平、認識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乾出只有後人才能幹出的業績來。革命領袖是人不是神。儘管他們擁有很高的理論水平、豐富的鬥爭經驗、卓越的領導才能,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認識和行動可以不受時代條件限制。不能因為他們偉大就把他們像神那樣頂禮膜拜,不容許提出並糾正他們的失誤和錯誤;也不能因為他們有失誤和錯誤就全盤否定,抹殺他們的歷史功績,陷入虛無主義的泥潭。”
  一些學者始終抓住毛澤東晚年的失誤不放,對毛澤東的錯誤,缺乏歷史的分析,歸罪於毛澤東個人的道德品質。鄧小平在談到如何認識毛澤東晚年的錯誤時明確指出:“在分析他的缺點和錯誤的時候,我們當然要承認個人的責任,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分析歷史的複雜的背景。只有這樣,我們才是公正地、科學地、也就是馬克思主義地對待歷史,對待歷史人物。”
  借毛澤東的錯誤,特別是晚年的錯誤,而否定毛澤東的一生的觀點,是實事求是的態度嗎?是合乎歷史事實本身嗎?不是歷史虛無主義又是什麼?
  4.如何看待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和蘇聯模式。
  借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的錯誤和蘇聯模式的缺陷,全盤否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和蘇聯模式,認為蘇東劇變是回歸“人類文明”正途的觀點,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蘇東劇變以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陷入低潮,出現了一股否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否定蘇聯模式,否定列寧、斯大林的逆流。國內的一些學者迎合這股逆流,不僅否定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革命的歷史,而且站在自由主義立場評價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借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上的錯誤來否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進而否定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的領導。
  有的否定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認為列寧默許接受德國津貼,列寧、布爾什維克黨接受德皇政府的大量資助,“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為了保持蘇維埃政權,不顧人民群眾的反對,簽訂了喪權辱國的條約”。
  有的全盤否定蘇聯模式,認為“教條主義虛無主義則與蘇聯模式的政治權力結合,形成了一種‘政教合一’的鐵板結構。蘇聯模式利用政治高壓而把極端虛無主義的歷史觀貫徹到社會各個領域。在政治上,它否定了人類探索和實踐了幾百年的憲政民主制度的價值;在經濟上,它否定了歷史更加悠久的自由經濟制度,否定了人的自由財產權利和行之有效的市場經濟秩序;在文化上,它否定了以往的一切文化創造,從宗教到文學藝術。總之,利用政治強權所控制的宣傳機器,蘇聯模式把人類的從古代文明到眼前資本主義文明的漫長歷史完全地虛無化,將其貶低為沒有任何價值的一堆垃圾”。
  有的充分肯定蘇東劇變。“蘇東劇變原因看起來很複雜,其實很簡單,就兩個字:‘偏離’,或者說‘背離’。也就是說,蘇聯東歐的所謂社會主義偏離了人類文明發展的大道,當然是不能長久的。”“總之,這種經濟上統制、政治上專制、思想上控制的所謂社會主義背離人類文明發展的大道,阻礙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侵害了人民群眾的民主自由權利,不符合人類進步的方向,人民群眾拋棄這樣的社會主義是一種理所當然的選擇。”
  對於否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的後果,毛澤東在1956年,在赫魯曉夫全盤否定斯大林的時候就敏銳地看到了它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在他看來,這絕不只是一個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問題,而是涉及如何看待斯大林領導的蘇聯社會主義的歷史問題;如果歷史被否定了,現實的社會制度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他說,我看有兩把刀子:一把是列寧,一把是斯大林。現在,斯大林這把刀子,俄國人丟了。這把刀子不是借出去的,是丟出去的。列寧這把刀子現在是不是也被蘇聯一些領導人丟掉一些呢?我看也丟掉相當多了。十月革命還靈不靈?還可不可以作為各國的模範?赫魯曉夫的錯誤做法,實際上把列寧也丟得差不多了。後來事態的發展,充分證明瞭毛澤東的歷史預見。蘇聯解體就是從否定歷史開始的。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是人類追求進步的歷史,在推動人類走向社會進步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當英法美等國對希特勒搞綏靖政策的時候,正是共產黨人率先舉起反法西斯鬥爭的旗幟。蘇聯歷史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中重要的一環。蘇聯模式儘管存在嚴重的問題,但在本質上是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一種探索,在遏制資本主義劫掠方面起過重要作用。沒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資本主義的負面作用將會更加嚴重。沒有蘇聯的衛國戰爭,人類極有可能遭受法西斯主義的蹂躪。蘇東劇變以後,國際進步勢力無法制約美國,美國一再違背國際法,發起一次又一次戰爭,讓世界動亂不已。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當然存在過嚴重失誤,蘇聯模式也確實存在嚴重問題,列寧、斯大林都犯過錯誤,特別是斯大林更是犯過十分嚴重的錯誤。總結這些教訓有利於更好地推進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但一些學者卻熱衷於暴露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的失誤,從所謂世界經驗上證明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是錯誤的,這是他們的用心所在。避而不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和蘇聯模式的積極作用,一味全盤否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否定蘇聯模式,否定列寧、斯大林,這符合歷史事實嗎?這種做法,不是歷史虛無主義又是什麼?
  5.如何看待馬克思主義和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歷史認識體系。
  認為馬克思主義是歷史虛無主義,馬克思主義歷史認識體系是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的最新表現  列寧認為:“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是科學思想中的最大成果。”他強調,唯物主義歷史觀是唯一科學的歷史觀,在我們還沒有看見另一種科學地解釋某種社會形態的活動和發展的嘗試以前,它始終是社會科學的同義詞。馬克思主義是科學地研究歷史的必由之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歷史認識體系,實現了歷史認識的革命,使人類可以最大限度地還原歷史真相,科學地探究歷史的規律。
  有的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就是歷史虛無主義,將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歷史認識體系稱為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提出“教條主義的歷史虛無主義是迄今為止最大的歷史虛無主義”。他們認為:馬克思主義是歷史虛無主義。“歷史虛無主義在理論上也源遠流長。自19世紀末以降,一百多年來它以庸俗社會學為理論根基,穿著‘革命’的外衣,在理論上以‘馬克思主義’的面目出現,實際上卻是一種小資產階級左傾幼稚病的根源之一。”“馬克思的歷史圖式與基督教歷史圖式的確十分相似。他雖然肯定了資本主義的成就,也認為資本主義是目前世界文明高峰,但他最終還是以一個設想中的未來社會階段把資本主義的歷史否定了。在他的歷史觀中,從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到資本主義社會都是‘階級社會’,是人的本性的墮落;資本主義無論取得了怎樣的成就也是異化的,它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社會組織與道德觀念等等都將要被徹底拋棄。這顯然脫離了啟蒙的思想路線,陷入歷史虛無主義了。”
  這些人認為,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歷史認識體系是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教條主義是從馬克思的思想中摘出一些教條並加以極端化發展。”“教條主義把上述馬克思歷史觀進一步片面化、極端化,從而走向極端的歷史虛無主義。”“在這個理論體系中,它把一個不存在的、僅僅是想象中的共產主義作為評判事物的唯一標準,不僅否定了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這個漫長的人類歷史,也否定了現實世界中的文明榜樣……這就把馬克思主義歷史觀完全解釋成為基督教神學的歷史觀,墮入極端的歷史虛無主義。”“在我們國家,某些反對歷史虛無主義的人,很像尼采式的虛無主義者,在存在論與價值論上滑向虛無主義,因為他們一般不從存在的本體論意義上下工夫,只是否定其他所有的史觀/價值,確立和維護自己的史觀/價值,當作唯一的存在。他們雖然貌似尼采的那種強力意志,但這種強力並非來自批判者本身,而是來自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的舉國宣傳體制的支撐。”
  他們認為,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帶來了巨大的災難。說什麼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一開始就與政治行動結合在一起,一開始就是一種政治意識形態,而不是簡單的學術傾向或認識偏差。由於這個原因,它的社會影響和後果也是任何其他的歷史虛無主義所不能比擬的。”“這種極端的歷史虛無主義必然帶來嚴重的現實災難。在搞了70多年之後,蘇聯模式突然全面崩潰。非但沒有實現它所宣傳的偉大歷史目標,反倒成了世界現代化歷史之樹上的一個巨大疤痕。國內有些學者從唯物主義的立場出發,不斷地強調原蘇聯時期的經濟與科學成就,據此認為那些批評蘇聯模式的觀點是‘歷史虛無主義’。這實際上是在顛倒黑白。恰恰是這些學者陷入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的泥坑而不能自拔。”
  他們還認為,“中國目前需要引起重視的歷史虛無主義,仍然是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它嚴重地扭曲了社會歷史觀,使人們不能對歷史和現實作出恰當的理解和判斷,從而構成改革開放和社會進步的巨大思想阻力。”“教條主義的本質特征就是不顧事實,不容許科學探討。只要它存在,它就是最大的歷史虛無主義。”
  馬克思主義沒有終結歷史。有學者認為“馬克思把歷史終結在未來的共產主義階段”,這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嚴重歪曲。馬克思主義通過探究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認為人類社會是在不斷發展進步的,是在否定之否定中不斷向前螺旋式發展的。人類即使到了共產主義社會,也還是要不斷發展的。“歷史唯物主義不同於歷史進化論,也不同於歷史循環論。歷史唯物主義關於歷史螺旋性前進的理論既包括歷史進步的客觀必然性,又包括歷史仿佛復歸的辯證現象。”“歷史唯物主義關於社會進步的觀念是充滿辯證法的歷史進步的觀念,社會發展從社會形態演變看是進步的上升的過程,而不是循環運動。”
  馬克思主義本身也是要發展的。與時俱進是馬克思主義的鮮明的特點。“歷史唯物主義在當代應該發展。當代現實並不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單純試金石,不是僅僅用以驗證、說明歷史唯物主義正確性的新例證,而是使歷史唯物主義更加鋒銳的磨刀石。當代現實既是對歷史唯物主義基本理論和原則的實踐檢驗,又是推動歷史唯物主義發展的動力。”發展馬克思主義是在堅持其基本原理基礎上的發展,任何推倒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所謂重建、重構,不是發展,而是修正,是對馬克思主義的虛無。
  馬克思主義是迄今為止對人類社會進行認識的唯一科學,它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和方向,是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解放的思想武器。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歷史認識,使歷史研究發生了革命性的變革,科學地認識了人類歷史,在推動世界進步和中國人民翻身解放中發揮了理論指導作用。對於馬克思主義在歷史理論上的貢獻,英國著名歷史學家傑弗里•巴勒克拉夫這樣總結道:“馬克思主義作為哲學和總的觀念,從五個主要方面對歷史學家的思想產生了影響。首先,它既反映又促進了歷史學研究方向的轉變,從描述孤立的——主要是政治的——事件轉向對社會和經濟的複雜而長期的過程的研究。其次,馬克思主義使歷史學家認識到需要研究人們生活的物質條件,把工業關係當作整體的而不是孤立的現象,並且在這個背景下研究技術和經濟發展的歷史。第三,馬克思主義促進了對人民群眾歷史作用的研究,尤其是他們在社會和政治動蕩時期的作用。第四,馬克思的社會階級結構觀念以及他對階級鬥爭的研究不僅對歷史研究產生了廣泛影響,而且特別引起了對研究西方早期資產階級社會中階級形成過程的註意,也引起了對研究其他社會制度——尤其是奴隸制社會、農奴制社會和封建制社會——中出現類似過程的註意。最後,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在於它喚起了對歷史研究的理論前提的興趣以及對整個歷史學理論的興趣。”“馬克思主義在包括美國在內的絕大多數國家的歷史學家當中是產生了最大影響的解釋歷史的理論。”巴勒克拉夫對馬克思主義的評價,是對那種認為馬克思主義是歷史虛無主義、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歷史認識體系是教條主義歷史虛無主義觀點的有力回擊。
  歷史唯物主義是人類歷史觀的偉大變革,但不會是結束變革的變革。馬克思主義是與時俱進的,也不會停滯。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停滯,就是其生命的終結。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歷史認識體系在實踐過程中雖然存在過公式主義、簡單化的不足,但其主流卻是在不斷發展,也會不斷豐富發展。對馬克思主義及其指導下的歷史認識體系扣上“歷史虛無主義”的帽子,恰恰是最大的歷史虛無主義。
  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歷史認識也是要發展的。隨著馬克思主義本身的發展,隨著史料的豐富,隨著人們對現實認識更加清楚,馬克思主義歷史認識體系也要不斷發展。這種發展不是否定過去的基本認識,不是簡單的“翻案”,而是在堅持基本認識基礎上的發展。馬克思主義對歷史的認識,揭示了歷史的本質和主流,是需要堅持的。否則,就是歷史虛無主義。
  二
  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是一種政治思潮。因此,對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評說,就不單純是一項學理探討。在當前,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有著特殊的緊迫的現實政治意義,要高度重視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蔓延和變種。
  我們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思潮,並不是反對學者對歷史進行新的探討,並沒有把學者通過建立在事實基礎上的嚴肅的歷史研究而改變過去的一些認識都認為是歷史虛無主義。我們反對的是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近現代中國曆史、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的本質、主流進行不顧當時歷史條件和客觀事實的否定。
  毋庸諱言,一些學者特別是一些歷史親歷者發表的文章,有助於我們重新認識過去的歷史,特別是走過的彎路,有利於總結歷史教訓。但是一些學者把自己親歷的某一過程當作歷史的全部,並試圖用這些細節去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新中國曆史的主流。須知,細節的歷史並不等於真實的歷史,更不能代表歷史的全部和本質。特別一些過去在某一個階段或某一場運動中受過衝擊的人,借回憶事件而歪曲歷史,就更不是真正客觀的歷史。
  一些學者脫離客觀歷史事實,以自己的價值尺度,尤其是政治的價值尺度對歷史進行剪裁甚至重塑,背離了最起碼的客觀性,是典型的實用主義和唯心主義,是與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根本對立的。他們以“價值中立”相標榜,強調史學應該與政治保持距離,漫罵馬克思主義史學是政治史學,攻擊馬克思主義史學家為“御用文人”,是“學閥”。實際上,自古以來哪裡有離開政治的史學呢?歷史虛無主義自己也並不客觀,並不中立。他們的愛憎分明,本身就彰顯了他們的政治立場、政治訴求。他們的政治訴求就是反對四項基本原則這一立國之本,力圖扭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發展方向,把中國的發展道路納入西方資本主義體系中。歷史虛無主義思潮以它自身的特點來表達這一政治訴求。歷史虛無主義歸根結底,就在於站錯了立場,背離了人民的立場,站在了替歷史上的統治階級說話的立場。他們的觀點,實際上成為現實中國的一些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輿論前奏。
  歷史虛無主義並不是對所有歷史都採取虛無的態度。相反,從他們的政治需要出發,隨意否定扭曲他們想否定的歷史。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否定中國曆史上、特別是近代史上的一切進步事物和正面人物,把歷史統統顛倒過來。因為中國近現代歷史與現實息息相關,特別是革命史、黨史,更是直接關係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歷史依據。顯然,直接否定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他們就採取了從與現實密切相關的中國近現代歷史著手,以此為突破口,來顛覆四項基本原則。
  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假借客觀公正、還原歷史真相之名,對普通民眾具有較大的迷惑性和欺騙性。他們的觀點在社會上被不少人認可。這反映了我們這些年來在意識形態管理問題上不敢“亮劍”,存在一些漏洞,值得我們深思。
  總體來看,歷史虛無主義的目的不在於總結歷史教訓,而在於通過歷史虛無主義消解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歷史虛無主義思潮不僅顛倒了歷史,而且搞亂了人們的思想。它混淆歷史是非,引起人們歷史觀的混亂,喪失對歷史的鑒別力。事實證明,這種是非判斷標準的顛倒,必然會在社會上造成極大的思想混亂,使人們減弱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喪失對共產黨的信任、降低對社會主義的信心、消解對人民民主專政的認同。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將嚴重影響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安全,影響到中國人民選擇的歷史道路,導致開歷史的倒車和社會主義根基的坍塌。蘇聯解體前民眾的冷漠態度,就是歷史虛無主義的惡果,也是前車之鑒。(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megabox

fx29fxhi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